商界·观察︱华泰资金危局迫在眉睫,富力入股不解燃眉之急

来源:日期:2019/08/30 17:04 >

久陷资金困局的华泰汽车近期再被曝债券违约,评级从BB下调至C,截至7月底拖欠700万工资无力偿还,公司陷停产、销量下滑困境。

然而7月6日,富力地产集团参股华泰汽车,双方携手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消息引来地产和汽车两个行业的共同关注。富力地产参股华泰汽车看来并没有缓解华泰的资金紧张局面。

富力地产上市14年,这位昔日“华南五虎”之首的老牌房企近年因接连踩错投资节点,被誉为业界“倒霉蛋”。本次投资更是让外界颇为不解:新能源汽车行业已经涌入了太多竞争者,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争相布局;处于下滑态势的富力地产连本行都干不好,缘何跨界投资成绩乏善可陈,即将停产倒闭的华泰,是否就能干好?

资料图

负负能否得正?

据悉,截至2019年3月末,华泰汽车总有息债务为294.23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占总有息债务的比重为68.02%,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全国汽车销量下滑,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因为补贴退坡,销量萎缩更明显,新能源汽车红利已过。

就在错过这一波红利的当口,7月6日,富力地产集团宣布参股华泰汽车,双方已达成战略合作,共同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

关于此次合作的细节,包括如何参股以及各自的分工,富力地产与华泰汽车控股的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并未披露相关公告。这让双方联姻在“蜜月期”就被质疑“能走多远”。

一位接近华泰汽车的银行业人士向媒体透露,富力地产也许并非对华泰汽车抱有希望,但对其手中的“造车资质”特别兴趣。“这种资质的转让,通常是通过股权转让实现。”

成立于2000年的华泰汽车资金困局由来已久,危机早在2019年年初就集中爆发。年初华泰汽被爆拖欠工资4个月;北京总部近1000名员工,现在只剩下300多人;公司法人苗小龙于1月18日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法院冻结控股的曙光股份2000万元;四大生产基地未按照规划建成相应产能规模,已经全面停产。

根据大公出具的评级报告,华泰汽车的有息负债规模截止到今年3月末是294.23亿,其中高达200亿为短期债务,2018年的财务费用高达18.76亿,这对一家民营企业来说,是个特别重的负担。

大白新闻了解到,华泰汽车一直想办法走出泥潭。地产商富力集团参股搞联合,被看好为近期公司摊上的第一件大好事。

但富力形势不容乐观。今年7月26日,富力地产发布《关于要求地区公司确保完成销售任务的通知》,明确表示下半年的重点工作是“促销售、抓回款”,原则上暂停拿地。预示资金链遭受巨大的考验。

大白新闻发现,截止2018年,富力地产负债超3000亿元,13个月融资近800亿元解资金之渴。截至2019年3月底,富力的资产负债率为82.04%,较2018年底的80%上升2个百分点;净负债率也由去年底的180%继续上升至280%。

自身债务压身富力集团又挤出资金造车,算是华丽转身,还是执意赴死,让外界充满疑惑。

跨界投资的同床异梦

今年7月30日,中央再度强调“房住不炒”原则并首提“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后,多地银行上调首套房贷利率的消息不断传出,楼市调控政策持续加码。实际上,五月份银保监会下发“23号文”已经对地产融资释放了收紧“从严”的信号。

对投资嗅觉非常敏感的地产巨头,已经转移资金,涉足包括矿产、酒类、娱乐、体育、长租公寓、旅游、快销品等各行各业。

“地产商扎堆入局新能源汽车行业,无非是围绕着三方面展开,即技术方向、政策和土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大白新闻,当前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处于风口期,行业本身自带吸引投资的引力。

大白新闻了解到,从2017年起,已有超10家地产企业布局新能源汽车的整车制造、电池动力制造、产业基地或产业园建设、经销商渠道拓展等,计划投资总额已达4000亿元。

“新能源汽车代表着中国制造产业的战略方向以及时代发展潮流,符合政策支持的大方向。基于这个角度进行投资,也会受到地方政策的支持,在某种程度上更加便于地产商扩大规模、获得土地。”交通专家王刚表示。

富力和华泰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双方在战略犯错方面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富力地产近几年都是准确的定错战略,业内人士表示,当一二线城市地产火的时候,富力发力三四线城市,当住宅火时,富力又发力商业地产。

华泰汽车也与其类似。

华泰汽车在2000年依靠韩国现代汽车的技术,用两款车型迅速占领国内SUV市场。2006年彻底结束合作的华泰汽车开始自主技术研发,准备进军轿车市场。直到2010年,在中国汽车高速增长的十年中,华泰汽车眼睁睁看着国内自主品牌奇瑞、吉利、长安、长城等相继崛起,面对自己产品型谱与技术补给的不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落伍,2011年甚至曝出销量造假丑闻。

华泰很清楚自身的技术短板,也通过收购等方式进行补齐,但技术方面“广撒网”的布局并未能让它回转。

曾耗资“七八十亿元引进柴油发动机技术”,但没想到,环保政策来得猛烈,除了发现进错了门,目前需要去杠杆应对资金面上的压力。尽管华泰在技术领域有不少投资,但并未明显反哺销量,这是后期华泰财务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媒体引述一位券商固收负责人的话表示,“资产基本抵质押得差不多了,很难再抵押融资,能腾挪的空间很小,而且一些资产已经被冻结。”

今年3月,拥有传统和新能源乘用车生产双资质的华泰汽车,将最大生产主体荣成华泰汽车的控股权,转到“北京普辉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持有荣成华泰汽车51%股份。

据了解,国内对汽车产业投资有严格规定,传统乘用车生产资质的大门早已关闭,而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去年刚刚重新放开,但由于条件严苛、周期较长,造车新势力若想取得生产资质,往往需要从其他车企购买。

推荐阅读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